中網文學 > 玄幻小說 > 圣武星辰 > 第二卷 傲嘯無敵 0206、李牧的先天
“地脈靈氣,已經被這個年輕人汲取了十分之一了。”
      
      “兩百年積淀啊,這樣下去,根本架不住他再吸收兩個月,地下就空了。”
      
      “真是個怪物啊,他的身體,難道是無底洞嗎?就算是天人境界的極道強者,也不可能在這么短的時間里,汲取這么多的地脈靈氣啊。”
      
      “唉,感覺我們好像是,做了一個賠本的生意啊。”
      
      亡魂將軍們唉聲嘆氣。
      
      這一次,他們可真的是作繭自縛,原本以為李牧是沒有辦法汲取地脈靈氣,且就算是有辦法汲取,先天之軀也不可能汲取太多的,誰知道……媽的,碰到了一個怪物,早知道,當時就不該畫餅開空頭支票啊。
      
      現在,該怎么補救呢?
      
      亡魂們很苦惱。
      
      讓他們如此苦惱的事情,上一次發生,還是他們活著的時候。
      
      時間流逝。
      
      轉眼,一夜時間過去。
      
      天邊露出了魚肚白,晨靄繚繞在軍墓園之中。
      
      亡魂們消散。
      
      李牧從陣法中走了出來。
      
      他的體內,宛如江河一般的內氣,在經脈通道之中洶涌澎湃著,【先天功】的效率極高,汲取進入體內的地脈靈氣,有七八成化作了內氣,在奇經八脈之間涌動著,周而復始,自動運行著一個個大小周天。
      
      “原來,【先天功】第一層的呼吸冥想路線,其實就是經脈的路線,修煉出內氣之后,內氣按照這樣的路線運行周天,滋養肉身和精神。”
      
      李牧感慨。
      
      他覺得自己就像是一個挖寶人一樣,一步一步地發掘著【先天功】和【真武拳】的各種妙用,每次當他以為自己已經掌握了這兩門功法的主要功效之后,很快就會又有新的發現震驚他。
      
      先天功,不僅是呼吸法,也是養氣法。
      
      “如今,我的內氣強橫程度,已經堪比大宗師境界巔峰了,哪怕是不動用肉體之力,僅僅是依靠內氣,亦可對抗當日的未入先天的天劍上人。”
      
      他對于自己如今的內氣修為,判斷的極為清楚。
      
      心念一動,無色內氣外放,一層如夢似幻的氣息,將李牧整個人繚繞。
      
      宗師之境的武者,已經可以內氣外放,在身體周圍,布置下或大或小的內氣域場,這是宗師之境的超一流高手之所以強橫的愿意之一,而大宗師境的強者,已經可以做到內氣化形,隨手一劈,就是一道無形罡氣,如刀似劍,可長可短,伸縮自如,可以切金碎石,殺人于無形。
      
      巔峰之境的大宗師,內氣域場可以擴展到身體方圓近百米,一道無形罡氣發出,可以將千米之外的目標擊殺,在內氣充足的情況下,可以說是人形兵器也不過為。
      
      當然,一般施展戰技,都會消耗內氣。
      
      威力越大的戰技,消耗內氣越多。
      
      大宗師境界的強者,在千軍萬馬的戰場上,一旦內氣消耗完畢,那就難免隕落。
      
      這都是題外話。
        李牧如今好不容易到了大宗師巔峰之境,按道理來說,他應該進一步磨練自己的內氣,掌握內氣的戰斗法門,積累以內氣對敵戰斗的經驗,將內氣修煉到收發由心,磨練到圓融,才可以沖擊先天之境。
      
      但當日與天劍上人一戰,李牧利用天眼,早就窺探到了大宗師晉入先天的奧義,一切秘密都了然于胸,何況他修煉的先天功,是何等的高明無雙,所以,李牧決定,直接省略了那些磨礪的過程,直接沖入先天。
      
      “擇日不如撞日,我現在的狀態很好,內氣激蕩,直接沖擊先天。”
      
      李牧做出了決定。
      
      如今,長安城中風雨欲來,暗流涌動,鄭存劍也向他傳遞了不少的消息,別看李牧似乎是在城中并無根基,也無渠道,但實際上,這些日子,長安城中發生的諸多事情,他都是了然于胸的。
      
      李牧隱隱覺得,長安城中正在形成一個前所未有的巨大風暴。
      
      而他,也很難置身事外。
      
      既然如此,那就要抓緊時間,提升自己,將一切對自己有敵意的對手,全部都錘爆,按在地上摩擦。
      
      他重新進入陣法之中。
      
      腦海之中不斷地回想當日天劍上人晉入先天的過程,李牧這一次并未盤膝而坐,而是直接在原地施展【真武拳】,催動自己的血氣,調整自己的肉身狀態,就如當日服用了【萬血丹】一樣的天劍上人一樣,首先,要讓自己的氣血沸騰起來,肉身狀態催動到巔峰。
      
      這對于李牧來說,并不難。
      
      因為【真武拳】最是擅長做到這一點。
      
      很快,李牧渾身氣血燃燒,血液似是在血管之中澎湃呼嘯,渾身發熱,狀態被調整到了巔峰。
      
      “就是這個時候。”
      
      他一邊施展【真武拳】,一邊運轉【先天功】,精神和肉體同時催動到巔峰。
      
      很快,李牧的體內,就產生了一種肉身與精神完美的契合。
      
      這是一種神與形的共鳴。
      
      李牧覺得,體內好像是有什么瓶頸,被突然打開,一種茅塞頓開、醍醐灌頂的感覺,瞬間而下,體內有一種新的力量,在這種神與形的共振之中,不斷地滋生,從丹田小腹位置升騰而起,順著奇經八脈,最終朝著頭頂天靈蓋沖起。
      
      三花聚頂。
      
      三道內氣懸浮而起,在李牧的頭頂,形成了如三朵花蕊一樣的幻象。
      
      在地球上的時候,老神棍曾經講過三花聚頂,言說這指的是精氣神,三花也指的是三華,亦可分為天地人三華,人華為煉精化氣,地花為煉氣化神,天華為煉神返虛。
      
      三花聚頂,便指的是天地人三華,也就是精氣神三華,最終混一,而聚于玄關。
      
      所謂玄關,道家指的是泥丸宮。
      
      也就是人的頭顱,大腦。
      
      沖擊先天的過程之中,三花聚頂是最后的一步,也是最關鍵的一步。
      
      李牧本來已經最好了心理準備,這個過程會有反復,但誰知道,順利無比,很快,三華化一,化作一股混沌氣,返回到了李牧的天靈蓋,最終,進入了泥丸宮。  
      這一瞬間,李牧整個人的氣息,飄渺離塵,仿佛是要隨時羽化而去一樣,如仙人一般的氣息流轉。
      
      先天。
      
      這就是先天的氣息了。
      
      李牧一只腳已經踏入了到了先天之中。
      
      他感覺到,己身還有余力,于是更不遲疑,當下直接盤膝而坐,繼續運轉【先天功】,開始煉化這一縷混沌氣,要修煉出真正的先天之氣。
      
      其實,先天之氣,并非是憑空產生。
      
      三花聚頂之時,三華化一,產生的那一縷混沌氣,正是先天之氣的原型。
      
      這一縷混沌氣,進入大腦泥丸宮,會有損耗,最后,在修者的體內,種下一顆先天的種子,就像是地球上化學實驗之中的催化劑一樣,需要以精神力和內氣運轉滋潤,讓其產生升華,不斷地提純,精化,最后會有一絲如頭發絲一般的先天之氣誕生。
      
      然后,再以這一縷先天之氣為基礎,繼續修煉,進而將全身的內氣,都煉化為先天真氣。
      
      整個先天境界的修煉過程,就是將體內的內氣,全部煉化為先天真氣的過程。
      
      一旦內氣全部煉化為先天真氣,那就意味著達到了先天境的巔峰,只需時機合適,就可以進入天人境。
      
      而如今,李牧要做的是,就是正在進入先天之境的第一步的時候,就修煉出一縷先天之氣,如當日天劍上人所做的那樣。
      
      而這個過程,也非常的順利。
      
      先天功具有極為神奇的養氣煉氣威能,大腦泥丸宮之中的那一縷混沌氣,順著先天功的運行路線,在身體奇經八脈之中游走一圈之后,逐漸開始變化,李牧在內視的時候,可以看到,原本淡灰色的混沌氣,逐漸精純了起來,最后,化作了一縷發絲一樣的透明無色真氣。
      
      先天真氣。
      
      李牧停止運功,緩緩地站了起來。
      
      此時,已經是第二天的中午時分。
      
      ……
      
      ……
      
      “什么?兵力不足?”從帝都秦城來的監察司巡檢鹿梨子,聽完屬下的匯報,臉上帶著錯愕而又驚怒的冷笑,道:“他李剛在長安府晶瑩這么多年,連一個先天都奈何不了?這是想要包庇人犯李牧吧?”
      
      “這……聽聞八年之前,李知府已經與李牧三擊掌,斷絕了父子關系。”一位身形瘦長的老年監察使猶豫著道,他是長安城監察司的老人,土生土長的長安府人。
      
      “哼,掩人耳目而已,血脈之親,尤其是說斷就能斷的。”鹿梨子冷笑道。
      
      神州大陸,不僅是三大帝國,就連大草原,極南百族之地,都設立了監察司,監察天下,權柄極重,因為這個機構,乃是九大神宗共同倡議、選出宗中出色人物,廣納天下英豪而設置的機構,其創立的宗旨,便是要維護武道江湖的穩定,用以監察各大宗門,鎮壓那些官府勢力很難對付的武林高手。
      
      而西秦帝國的監察司,總部設在帝都秦城,總監查是九大神宗之一的【關山牧場】中一位功勛卓著、德高望重的太上長老,威震西秦帝國武林,是一號狠人。
      
      
    (本章完)
体育彩票竞彩篮球怎么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