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網文學 > 玄幻小說 > 圣武星辰 > 1222、潛龍在淵
    一道道金色的仙道符文,密密麻麻地覆蓋在李牧的體表,并隨著黑天災風的每一次席卷,金色的光斑就越發明亮,好像是剛剛點著的篝火,火焰逐漸高漲。
      黑天災風的每一次侵襲,否如同風撲烈火,非但不能撲滅火勢,反而讓烈火越發高熾,都會讓李牧體表的金色光焰,驟然變化,增亮一分。
      李牧的身體,仿佛是在燃燒。
      這個過程,需要大的能量。
      曾經在升級【誅仙】劍的時候,吸收了所有的仙晶之力,儲存在體內的仙道力量,也被一一煉化。
      李牧可以清晰地感覺到,自己的身體在發生變化。
      似是與體內的仙道真元,正在逐漸融合為一一樣。
      體質強度,在以一種肉眼可見的速度增強。
      黑天災風呼嘯,吹拂而過。
      李牧身體中,散發出來的光輝,越來越璀璨。
      他猶如一輪小太陽一樣,懸浮在神嚎崖之下的虛空之中。
      【大日仙體】的修煉,要比想象之中的還快。
      “按照【觀滄海日月求仙訣】中描述,【大日仙體】修煉到小成,即可以肉身之力,硬抗金仙全力一擊,我如今距離小成,也已經很近了。”
      李牧內視己身。
      體內的大日真火之力,猶如銅爐一般,熊熊燃燒。
      “體如爐,內元如火,神為炭,道為大丹……”
      李牧有所領悟。
      一枚枚金色的仙道光紋,被直接連入到了肌膚血肉骨骼之中,體內的仙道真元,盡數轉化為了大日真火。
      以火之道入仙境,李牧至此,才算是真正的火道仙人。
      亦在此時,他一念轉動,瞬間境界突破,直入真仙巔峰。
      量變引起質變。
      李牧斬殺魏羨山、梁振、趙憶秋等人,后又又連戰東玄仙門數大金仙,一番廝殺,累積了大量的仙道戰斗經驗,這一次閉關,也是恰逢其時。
      李牧心念一動。
      他變成了一尊火人。
      身體可以在大日真火和肉身兩種不同的物質形態之間,不斷地轉化。
      火焰可以是虛無。
      肉身則是實在。
      虛實之間的轉化,在戰斗之中,運用巧妙的話,可以發揮出巨大的破壞力。
      勉強進入到了【大日仙體】狀態,李牧不斷地體悟著。
      但是這樣的威力,和【觀滄海日月求仙訣】中的描述,依舊還有差距。
      體會片刻之后,李牧就意識到了真正的原因。
      “看起來,不是我體悟不到家,而是境界太弱,大日仙體小成的話,需要修為最低達到金仙境界,我需要抓緊時間,提升修為。”
      他直接在虛空之中,布置下了陣法,以仙晶鑲嵌其中,開始汲取仙道之力。
      沒有辦法。
      仙晶多,就是可以這么鋪張。
      傳說之中的有錢任性。
      源源不絕的仙道靈力,涌入到李牧的體內。
      在黑天災風的外部壓力之下,李牧在腦海之中,全力觀想大日經空的畫面,修煉大日一脈的心法,不斷地吸收仙力,提升修為。
      時間飛快地流逝。
      轉眼之間,半年時間飛逝。
      這一日,兩道神光,自神嚎淵之中驟然沖天而起,爆射出去,宛如兩道神劍一般,割破了黑天災風的風潮,刺入到了天穹之上。
      一團大日真火,在神嚎崖之下的虛空之中,宛如流光一般,不斷地閃爍,變換著位置。
      時而是一顆恒星般的熊熊火球。
      時而散做漫天的飛星閃爍。
      當火球那璀璨奪目的光輝逐漸收斂,最終李牧的身形顯現出來。
      “金仙境,大日仙體小成。”
      他臉上,露出了滿意的笑容。
      來到仙界兩年零一個月,潛入神嚎崖之下總共六個月二十一天,實力終于有了質的飛躍。
      金仙!
      在州府之地,也算是一放大佬了。
      而且有【大日仙體】在身,【誅仙】在手,李牧一身戰力,直逼仙將,就算是遇到仙將級的強者,也有一戰之力。
      至于金仙境界之內,李牧有信心,直接斬之。
      “半年時間,也不知道外界戰況,發展到了什么程度。”
      李牧心念一動,直接召喚袁吼。
      片刻之后,袁吼來到了神嚎崖之下。
      “公子,您……又有突破了?”
      看到李牧,袁吼的表情中,充滿了震驚之色,他感覺到,一股前所未有的壓力,撲面而來,令他情不自禁地產生了一種脊梁就要被壓彎的錯覺。
      李牧笑著點點頭。
      袁吼的實力,亦有大增長,已經進入到了真仙中階。
      自從來到了仙界之后,袁吼的體內,仿佛是有什么禁錮被打破了一樣,修煉速度,快的不可思議,且是同時精修滄海、大日和陰月三大流派,絲毫不落后。
      從進度上來,也就僅僅只是落后于李牧而已。
      但從旁人的眼中看來,只怕是已經有些驚世駭俗了。
      “外界情況如何?”李牧道。
      袁吼道:“公子您自禁神嚎崖之后,皇極崖和東玄仙門之間的戰爭,逐步擴大,之后一劍宗、甘霖山、煉妖閣、東幻神朝、九鼎宗等大宗門,也都先后加入,到如今,已經演變成為了月川府和曹川府兩大州府大小數百勢力之間的戰爭,局面已經徹底失控了。”
      李牧聞言,臉上露出喜色。
      演變成為了州府大戰了嗎?
      很好。
      這個進度,要比他想象之中的進度,快了數倍。
      原本李牧還打算,在晉入金仙之后就出關,不管皇極崖皇帝如何想法,一定要將這場大戰推動到州府大戰的程度,沒想到不用自己出手,局面已經是完美。
      不過,這樣的戰爭程度,還不夠啊。
      若是能夠掀起大洲之戰,讓那些頂級的仙門,都淪陷進來,到時候,仙界才算是真正的陷入混亂,就無暇再顧及入侵下界,也無暇再去尋找老神棍以及太玄書院眾人的下落了。
      只有那樣,紫薇星域,地球等下界星域修煉世界,才能真正的保住。
      所以,還需努力啊。
      不過,既然州府大戰已起,那接下來,就是真正向皇極崖、一劍宗、東玄仙門展開復仇的時候了。
      “小九和爛仔,一直都在各處打探消息,同時按照公子所說,刺殺嫁禍的事情,做了不少,不過,真正讓連兩大州府徹底陷入了無法逆轉戰亂,卻還是另有其人。”袁吼又道。
      “哦?”李牧驚訝,道:“是誰?”
      “極樂仙子夏靜。”袁吼道。
      這個女人?
      李牧一怔。
      在皇極崖的這段時間,仔細算起來,真正給李牧留下最深印象的人,不是肖嘯,不是周可夫,也不是昔日的八皇子如今的皇帝。
      而是夏靜。
      當然,這種印象和那日在黃龍閣看到的‘春宮’并無什么關系。
      而是李牧有點兒看不懂這個女人。
      任何人做任何事,都是有核心訴求的。
      有人想要升官。
      有人想要發財。
      有人想到得到更好的功法。
      但這個夏靜,在皇極崖的目的,到底是為了什么呢?
      “【極樂仙子】如今已經取代肖嘯,成為了皇極崖的左中丞,深受皇帝的信任,表面上,她以鐵血手段,在國內征兵,力主大戰,配合東煌神朝、煉妖閣,為神朝的利益盡職盡責嘔心瀝血,但我們無意中發現,夏靜在暗中,做了不少的事情,不斷地激化兩大州府勢力陣營的矛盾,曾經有數次停戰的契機,都被夏靜以極為高明的手段,給破壞掉了,如今,月川府和曹川府兩大州府中的諸大勢力,仇恨徹底被引爆,再也無法和談了。”
      袁吼將自己知道的事情,都詳細地說了一遍。
      李牧道:“如今哪方占優?”
      袁吼道:“皇極崖損失了三分之二的軍隊,隕落了七尊金仙,東玄仙門三代以下弟子皆盡戰死,損失十五尊金仙,不過這兩大勢力,已經不是戰爭的主導,月川府境內三大勢力,煉妖閣與東煌神朝聯合,而玄感宗保持中立,曹川府境內的大仙門,則以甘霖山、九鼎宗為主,一劍宗也被卷入,半年時間,總計院落金仙六十八尊……”
      李牧聽完,突然覺得,貌似還不到自己出關的時候?
      如今戰爭正是瘋狂的時候,雙方打出來了真火,各種手段,都會層出不群,這個時候出去,表現的稍微強勢一點,只怕是會成為各方的靶子,吸引到太多的仇恨值,反而不美。
      “你回去之后,告訴小九和爛仔,讓他們接下來的時間,不要再做任何事情了,你自己也無需再調查和打聽消息,都潛伏下來,千萬不要暴露身份,等到兩大州府的各大勢力,打個七零八落之后,再來找我。”
      李牧道。
      袁吼道:“我明白了。”
      他轉身朝外走去。
      李牧突然又想起什么,道:“安置好小九和那頭地球流氓虎,你也潛入這神嚎淵,此間適合你的修煉,你可在【觀滄海日月求仙訣】三大派系中,選擇一種仙體進行修煉。”
      “是。”
      袁吼離去。
      李牧于是在這神嚎崖之中繼續修煉。
      轉眼,又一年時間過去。
      李牧手中的各種修煉資源,也基本上都被消耗完畢。
      他的境界,從金仙初階,直接到了金仙巔峰。
      而【大日仙體】也到了中成境界。
      袁吼則是原則修煉了【琉璃月光仙體】,小成境界,修為也終于踏入金仙境初階大圓滿。
      這時,小九帶來了消息。
      “皇極崖皇城淪陷在即,就要覆滅了。”
       
体育彩票竞彩篮球怎么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