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網文學 > 玄幻小說 > 劍來 > 第四百九十三章 千山萬水,明月一輪
    那個先前在此澗石崖凹陷中酣眠的男子,隨手抖了抖衣袖,山澗水竟是如一粒粒雪白珠子摔入水中,笑問道:“這位公子,事已至此,怎么講?”
    陳平安說道:“我沒什么錢,不與你爭。”
    男子神色大喜,點頭道:“那我承你一份情。”
    那頭西山老狐卻不樂意了,用木杖重重戳地,然后伸出兩根岔開的手指,剛好分別指向陳平安和襤褸男子,“老朽說了,誰有錢誰當我女婿,沒有半點情面好講!你這戴斗笠的年輕后生,出手闊氣,我又三番兩次,故意試探你的品行,都給你過關了,事已至此,只差沒有生米煮成熟飯了,你當珍惜!”
    “我這女兒若是跟了你,這輩子多半吃穿不愁,穿金戴銀,說不定就能比膚膩城范云蘿手底下的那些女官,更像位千金小姐了。至于那個乞丐,在這兒喝了好幾個月的西北風,到底是怎么個鳥樣,老朽心里跟明鏡似的,天大地大都沒他口氣大,不成不成,我這女兒,生來就是享福的命,吃不得苦,老朽絕對不會眼睜睜看著寶貝閨女跳入火坑!”
    陳平安算是開了眼界,這些年游歷各地,見過山神娶親,見過狐魅誘騙書生,更見過城隍納妾,卻還真沒有見過這么胡亂嫁女的。
    那其貌不揚的襤褸男子無奈道:“老丈人,我身上是沒錢,一顆雪花錢都無,女婿不好騙你。可我來這鬼蜮谷之前,實實在在,做了樁大買賣,不得已,一座武庫咫尺物,與里邊的神仙錢與諸多法器,一并折價賤賣出去,可我其實不窮的。”
    老狐大怒,以木杖使勁敲地數次,嘶聲力竭道:“又來詐我!滾你娘的,老朽這雙狗眼,只認錢!”
    陳平安掏出一把雪花錢,“我身上就這么點神仙錢了。”
    西山老狐病懨懨道:“你這娃兒說話,拐彎抹角,云遮霧繞,我吃不準真假,但是沒關系,總好過那乞丐。女婿就是你了!以后咱們西山狐族的開枝散葉,就都靠女婿你了,趁著年輕力壯,多出把力,對了,我這女兒,名叫韋太真,閨名,她還有個弟弟,韋高武,是個不成材的,進了一家門就是一家人,以后你對這小舅子,記得多照拂些,將來一起離開了鬼蜮谷外邊,有機會幫他娶十七,沒入地面,地底下頓時響起轟隆隆響聲,“三天不打上房揭瓦!若不是我師父開恩,你這只會些障眼法的小小桃魅,如何能夠在鬼蜮谷立足?還要偷聽我師父與道友的論道說法,憑此機緣,才以此緩緩修行到龍門境,你這忘本的精魅……”
    那頭桃魅哀求不已,苦苦祈求那位出手凌厲的小道童法外開恩。
    小道童越說越惱火,拂塵又動,竟是惹來了云海高處的異象,就要降下一道門派秘藏的天雷,教訓那頭桃魅。
    陳平安只得開口道:“小道爺息怒,我這就離開桃林。”
    一座烏云離開云海,獨自緩緩沉下,雷電穿梭,氣勢驚人。
    小道童冷笑道:“若不是我們在這桃林修行,你誤闖此地,早就給這頭擅長先天媚術的桃魅,給吸光陽氣精元了,不知好歹的玩意兒,濫起憐憫之心,師父說的對,你們這些外邊日日浸染紅塵的凡俗夫子……”
    陳平安一腳后撤,向那云海高處一拳迅猛遞出,以云蒸大澤式,將那蓄勢待發的雷云給打散,氣機絮亂四散而開,如山風涌動,殃及地面桃林,吹拂得艷紅桃花更是紛紛如雨落。
    小道童皺眉不語。
    怕倒是不怕,就是有些意外罷了。
    如此年輕的武道小宗師?觀其方才這一拳的氣象,凝練且恢弘,雖然尚未金身境,但是相差不遠了。
    不過小道童自己倒是忘了,他何嘗不是“如此年輕”的一位龍門境修士。
    雖說因為太早躋身洞府境,當時師父闡述修行路上的重重玄機,問他是否要借此機會保持容顏,當時他年少無知,覺得身體只是一副臭皮囊,既然不妨礙以后修道,那么不再“生長”也不壞,從此相貌便定了型,此后這一甲子當中,“小道童”差點悔青了腸子。
    怎么也該讓身體成長到男子及冠模樣再“停步”才對。
    所以他每次偷溜出去散心,幾次偶遇女童模樣的范云蘿都十分煩躁,那老和尚還要火上加油,調侃他與范云蘿真可謂金童玉女。
    陳平安收拳后,笑道:“你講的道理是對的,但是講理一事,如果真是為了對方聽得進去,而不是只求一個自己的心安理得,那么心態與口氣,也很重要,心平氣和一些,語氣和善些,總不是什么壞事。”
    那個差點被嚇破膽的桃魅趕緊附和道:“有理有理,這話應該聽上一聽。”
    小道童手臂挽著那把以英靈白骨做柄的雪白麈尾,猶豫不決。
    一言不合,打打殺殺,這不是小玄都觀道人該做的事情。
    可對方既然是來鬼蜮谷歷練的武夫,雙方切磋一番,總沒有錯吧?師父不會怪罪吧?
    就在此時,一位金甲力士大踏步而來,望向小道童的背影,沉聲道:“徐竦,真君請這位公子去觀內一敘。”
    小道童怒道:“這家伙何德何能,能夠進咱們小玄都觀?!”
    金甲力士對小道童的火冒三丈,視而不見,已經轉頭望向剛剛戴好斗笠的陳平安,“這位公子,我家真君有請,若是不急著趕路,可以去我們小玄都觀飲一杯千年桃漿茶。”
    陳平安抱拳婉拒道:“誤入桃林,已經打攪你家真君的清修,實在不敢去貴觀叨擾,就此離去。”
    金甲力士點點頭,“既然如此,我也不便挽留,以后若是再想入觀飲茶,只管來此號令桃魅,讓其領路。”
    陳平安轉身離開桃林。
    名為徐竦的小道童冷哼道:“走了更好,省下一杯那蒲骨頭才喝過三次的桃漿茶!”
    桃魅在地底下諂媚道:“是哩是哩,這人好生不長眼,天大福緣也給錯過了。下次再來桃林,我便躲起來,再不見他了。”
    徐竦怒道:“師父法旨,你也敢兒戲?!”
    桃魅立即求饒道:“不敢不敢,萬萬不敢。”
    一座遍植桃樹的古雅道觀內,一位鶴發童顏的老道人,正與一位干瘦老僧相對而坐,老僧骨瘦如柴,卻披著一件異常寬大的袈裟。
    老道人微笑道:“這一拳如何?”
    老僧緩緩道:“過剛易折。”
    老道人瞥了眼桌上一杯茶,又問,“你覺得這杯桃漿茶,需不需要留著?你猜那年輕人會不會重返桃林,來這觀中一飲而盡?”
    老僧神色木訥,“言多必失。”
    老道人未戴道冠,系有逍遙巾而已,身上道袍老舊尋常,也無半點仙家風采。
    他輕輕嘆息,“壁畫城三位神女已經走出畫卷,各隨其主。又有別洲上五境修士與那賀小涼聯袂闖入鬼蜮谷,去往京觀城,楊崇玄還有抓住福緣的跡象。如果那蒲禳再折騰出一點動靜,惹了竺泉親自出手,這鬼蜮谷,徹底亂成一鍋粥后,咱們這處僅剩的世外桃源,說不定也要與清凈無緣了。”
    枯槁老僧點頭道:“真君遠見。”
    聽到蒲禳二字之時,老僧心中默念,佛唱一聲。
    老道人其實已經察覺到對方的心境異樣,只是雙方知根知底,無需多說。
    老道人舉目望去,“你說于我們修道之人而言,連生死都界限模糊了,那么天地何處,才不是牢籠?越不知道,越易心安,知道了,如何能夠真正心安。”
    老僧思量片刻,低頭合十,露出那一雙干枯卻呈現出金黃色的手掌,“貧僧佛法,尚且撐不起這件袈裟,如何能見佛祖,如何能問一問這千古疑難。”
    老僧緩緩起身,雙手合十,行了一禮。
    老道人不與這位老友講究繁文縟節,點頭而已。
    老僧一步跨出,便身形消逝,返回了那座大圓月寺,與小玄都觀如出一轍,都是桃林當中自成小天地的仙家府邸,除非元嬰,不然任人在桃林兜轉千年,也見不著、走不入。
    寺廟內,梵音裊裊,有老和尚坐在蒲團上坐定,有僧人在廊道低頭緩行,有小沙彌在樹下勤快掃地,各自忙碌,兩兩之間,并無言語交匯。
    枯槁老僧站在原地,視野中,那些僧眾,其實都是一具具白骨而已。
    繞過了那座云霧彌漫不見金佛的大雄寶殿,老僧雙手合十,神色虔誠,默默向前行去。
    這位金身羅漢幾乎大圓滿的老僧身旁,陸陸續續,有一位位與他眉眼相似卻年齡懸殊的和尚,身披不同袈裟,憑空出現,總計四位,各有問話,只是老僧只是視而不見,聽而不聞,只是前行。
    一位年少僧人神色惋惜,道:“為何不飲下那杯桃漿茶?喝了就可以少去數年修行!離著西方凈土佛國,便更近了一步,哪怕半步也好啊。”
    一位中年僧人怒氣沖沖,對著老僧暴喝如雷:“你修的什么佛法?鬼蜮谷那么多魑魅魍魎,為何不去超度!”
    一位身披華美袈裟的僧人,神色倨傲,斜視老僧,嗤之以鼻道:“這般苦修,非是正法。”
    一位年齡相貌與老僧最接近的老和尚,輕聲問道:“你是我?我是你?”
    最后一位身材修長的年輕僧人,背對著始終步伐堅定、緩緩前行的老僧,年輕僧人望向一處桃花爛漫的竹木藩籬,癡癡念道:“桃花嫣然出籬笑,似開未開最有情。”
    老僧身形微滯,只是很快就大步向前,片刻之后,又恢復平常腳步。
    若是不抬頭看,凡夫俗子進了這座寺廟,只會覺得陽光普照。
    其實一抬頭,就會看到是一輪勾月懸空的光景。
    小玄都觀內,老道人來到一棵高聳入云的桃樹下,蹲下身,雙指捻出一些泥土,輕輕搓動。
    老道人指尖泥土,是那山上修士夢寐以求的萬年土,重如金鐵。
    老道人沉默無言。
    土壤實則也有年歲一說,也分那“生老病死”。世人皆言不動如山,其實不全然。歸根結底,還是俗子陽壽有數,光陰有限,看得模糊,既不真切,也不長遠。所以佛家有云,佛觀一缽水,四萬八千蟲,而大圓月寺那個老僧便以此作為禪定之法,只是看得更大一些,是賞月。
    至于這位老道士,則是看得更靜一些,看這些泥土死物的歲月變遷。
    道觀寺廟為鄰,與那老僧更是各說各法已千年,還是沒能爭出個高低。
    現在就看是自己先成天君,還是老僧先證菩薩了。
    小道童徐竦戰戰兢兢來到師父身邊,發現師父正在沉思,徐竦便噤口不言。
    老道人沒有轉頭,開口笑問道:“在觀外,非但沒能抖摟威風,還給一個年輕武夫教訓了一通,你覺得他那番話,說的有理嗎?”
    小道童手捧拂塵,悶悶不樂道:“說得有理,與我何關。”
    老道人點點頭,丟了土壤,以潔白如玉的手掌輕輕抹平,站起身后,說道:“有靈萬物,以及有情眾生,漸次登高,就會越來越明白大道的無情。你要是能夠學那龍虎山道人的斬妖除魔,日行善事,積攢功德,也不壞,可隨我學無情之法,問道求真,是更好。”
    老道人笑了笑,“無情之法,不是教你暴虐行事,濫殺無辜,而是要多看看那四時成歲,天地有常。”
    小道童鄭重其事地向師父打了個稽首。
    老道人轉頭望向大圓月寺方向,輕聲道:“貪嗔癡慢疑,若五毒不除而一味埋頭苦修,那終究是不是正法禪定,而是邪定。”
    老道人再望向桃林之外的北邊,“徐竦,你若是暫時悟不出大道,不妨去嘗試一下,選擇當個世俗眼中的好人,只是切記,涉世行善,跟這個世道還給你的好與壞,關系不大。殊途同歸,這也是無情之法……之一,道法自然。”
    小道童搖頭道:“做不來那種好人。”
    老道人不置可否。
    小道童小心翼翼問道:“師父,真正的玄都觀,也是這般四季如春、桃花盛開嗎?”
    老道人笑道:“那你不該待在這浩然天下,去那道家做主的青冥天下,親眼看看便知真假了。你要真有此意,回頭師父讓這頭桃魅馱山而走,離了這鬼蜮谷后,你可以先去那姓賀的年輕宗主身邊修行,再找機會去往青冥天下,拜訪玄都觀的機會,自然會更大一些。”
    小道童使勁搖頭道:“不去不去!師父在哪兒修道,我就在哪兒修行。”
    老道人拍了拍小道童的腦袋。
    小道童笑瞇起眼。
    老道人突然感慨道:“才記起,已經好久不曾喝過一碗搖曳河的陰沉茶了。千年過后,想來滋味只會更加綿醇。”
    ————
    暮色陰沉,距離青廬鎮已經不算太遠,兩百里路途而已,陳平安途經一座幽綠湖泊。
    先前在遠處山頭,看到這邊燃起一堆篝火,陳平安便趕過來,若是遇上了夜游的陰靈,正巧可以打殺了好賣錢。
    這趟鬼蜮谷之行,歷練不多,只是在烏鴉嶺打了一架,在桃林不過遞了一拳而已,可掙錢倒不算少。
    那件膚膩城白娘娘的雪花法袍不提,還有十幾具價值不菲的瑩瑩白骨,至于后者具體能賣出什么樣的價格,還不好說。
    至于寶鏡山深澗之水,雖然不算值錢,可好歹省去陳平安一些小麻煩,之前一口氣喝下兩斤山澗水,然后呼吸吐納,心神沉浸,以內視之法,心神進入水府中,水府中那些綠衣童子們,頗為雀躍開懷。
    湖邊所見,讓人有些意外,是那身穿泥金色的俊逸少年,帶著兩位扈從,應該是打算在湖邊歇腳過夜。
    陳平安算了算腳力和路線,對方應該是去過了蘭麝鎮后,游覽完畢,便重新沿著“官路”直奔青廬鎮而來,所以與繞來繞去的自己碰了頭。
    那么這座不起眼的小湖,應該就是《放心集》上的銅綠湖了,此地與附近的銅官山,是成雙成對宛如道侶的山水。
    銅綠湖里邊有兩種魚,極負盛名,只是垂釣不易,規矩極多,陳平安當時在書上看過了那些繁瑣講究后,只好放棄。
    湖中有一種魚鱗金黃的蠃魚,生有雙翼,音如鴛鴦,極其名貴珍稀,百年不遇,傳說蠃魚都是成雙成對出現,只要獲得其中一尾,捕撈上岸后,另外一尾蠃魚就會自行上岸,進入魚籠。一對巴掌大小的蠃魚,渾身是寶,能夠賣出兩顆谷雨錢,傳聞食之可以不受世間任何夢魘糾纏。
    此外就是銀色的鯉魚,這種銀鯉極大,號稱一年一斤,百年之后,此魚在水中氣力極大,不似蠃魚,銀鯉并非此湖獨有,被修士譽為小湖蛟,血肉鱗片皆無奇異,只有一處奇妙,那就是屬于蛟龍后裔旁支的銀鯉,在存活百年之后,就會生有兩根蛟龍之須,寸余長,然后每過三百年,須長一寸,若是能夠生長成一尺長的蛟龍之須,便是真正的天材地寶了。煉制縛妖索和拂塵,增添此物,最是錦上添花,妙用無窮。
    只不過陳平安闖過蛟龍溝,去過倒懸山,知道世間猶有道人,以貨真價實的蛟龍之須,打造出了一把完完整整的半仙兵拂塵。
    所以對于在銅綠湖極難撞見的蠃魚和銀鯉,陳平安并沒有什么太重的覬覦之心。
    因為太耗光陰。
    《放心集》上的所有捕獲記錄,修士都耗時極長,動輒幾個月乃至半年,期間還需要與兩種仙家魚類斗智斗勇,而且經常會失之交臂。
    相較于銅綠湖,陳平安還是對銅官山更寄予希望,那邊山上,有血統不純的搬山猿和攆山犬出沒。
    陳平安出現后,少年神色自若。
    那位挎弓佩刀的六境女子武夫,挪了挪位置,擋在主人和那個不速之客之間。
    黑袍老者始終面無表情,一手持杏黃瓷酒壺,一手持一大塊醬肉,細嚼慢咽。
    陳平安便在遠處拾取枯枝,也點燃一堆篝火。
    那主仆三人顯然是奔著銅綠湖而來,黑袍老者吃過酒肉后,從方寸物當中取出一節節青翠晶瑩的綠竹,然后拼湊出一根極長魚竿,魚線纖細如發,金色魚鉤卻大如手掌。少年沒有閑著,卷起袖口,蹲在水邊,準備打窩的餌料,在一只打木盆內將使勁搓動,時不時加一勺湖水,還要取出一只瓷瓶,倒入幾滴腥味極重的朱紅色水珠。
    陳平安本就喜好釣魚,便忍不住多看了幾眼。
    那女子在少年身邊低聲言語。
    少年抬起手臂擦拭額頭汗水,言語了幾句。
    女子便起身走向陳平安。
    陳平安起身說道:“抱歉,并非有意窺探。”
    女子神色冷漠,只是措辭還算溫和,“看著無妨。不過我家少爺說了,垂釣銀鯉,比較忌諱岸上發出聲響,稍有動靜,銀鯉就會聞聲遠遁,所以打窩過后再半個時辰,當我們拋竿,可能需要你我雙方都熄滅篝火,還不能隨便走動。公子若是覺得拘束,可以遠離岸邊歇息。”
    陳平安點點頭,熄滅篝火,干脆去了遠處,坐在一棵大樹上,雙手籠袖,遠觀一行三人的夜間垂釣仙家魚。
    期間那少年見了陳平安竟然直接熄滅了篝火,轉頭歉意一笑,陳平安也笑著點頭致意。
    女子返回少年身邊,輕輕松了口氣。
    少年笑道:“樊姐姐,我這一盆盆打窩下去,這銅綠湖真要漲水一尺了啊。”
    女子無奈而笑。
    垂釣大澤巨湖當中的奇異魚類,打窩一事,必不可少,而且很耗神仙錢,魚類越是珍稀,越是需要釣客一擲千金,自家少爺是從來不吝嗇的,所以山上的同道中人,口口相傳,少爺就有了袁一尺的綽號。
    陳平安雖然離著遠,但是看得出來,那個渾身富貴氣的少年,光是打窩一事,就砸下一大筆本錢。
    不是幾顆雪花錢的事情,說不定一兩顆小暑錢都有了。
    打窩之后,那三人便開始安靜等待。
    陳平安摘下養劍葫,喝了一口山澗水,開始閉目養神。
    當那黑袍老者開始拋竿,陳平安才睜眼。
    呼嘯成風。
    魚線拋出一個巨大弧度,遠遠墜入銅綠湖中央地帶。
    長夜漫漫。
    夜釣大魚巨-物,技巧之外,靠的就是一個耐心。
    那少年坐在一根花梨小凳上,雙手托著腮幫,哈欠不斷。
    女子依舊站在少年身后,防備著遠處那個頭戴斗笠的年輕游俠,下山游歷,害人之心不可有,防人之心不可無。
    兩個時辰后,少年已經開始打瞌睡。
    黑袍老者幾次輕輕提竿散餌,然后繼續拋竿,耐心極好。
    那女子武夫更是紋絲不動。
    陳平安靠著樹干,仰頭望向夜空。
    明月出高山,云海蒼茫間。
    浩然天下有千山萬水,唯有一輪月。
    陳平安怔怔出神。
    聽說山上有許多仙人手筆的神仙圖,一幅畫卷上,會有那日升月落,四季交替,花開花謝。
    天地怎么會這么大,人怎么就這么渺小呢?
    為什么一個人長大后,就會覺得孤單呢。
    陳平安輕輕壓下斗笠,遮掩面容。
    寧姑娘,我很好,你還好嗎?
体育彩票竞彩篮球怎么玩